西方民主政治正在全球范围内遭遇危机

(美国政府2018年4月推出所谓“零容忍”的移民执法政策导致不少移民家庭父母与子女“骨肉分离”。图为2018年6月30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一名男子参加反对移民执法政策游行。新华社记者 杨承霖 摄)

一直以来,总有人鼓吹西方民主政治的优越性,认为宣扬自由、平等、博爱的西方民主制度才是当前世界上最先进的制度。事实上,欧美、日本等国的民主制度都正遭遇着不同程度的困境,西方民主政治的神话亦在不断瓦解。

当下,不少欧美知识界人士已经意识到西方民主制度的脆弱性,并相继出版了多部力陈西方民主政治陷入危机的著作。蒂莫西·斯奈德的《论暴政:从20世纪学到的20个教训》、丹尼尔·齐布拉特的《民主国家如何死亡》等就是其中的代表。这些文章指出,在二战后的西欧和北美,民主成为理所当然的制度,但在本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民主已经脆弱不堪。其表现有四:第一,公然对存在人种和文化差异的少数群体实施差别对待和排斥的言行在社会上泛滥;第二,就业形势恶化与贫困人口增加导致人们不再包容,民主社会必不可少的宽容价值观正在崩塌;第三,政治表态充斥着捏造和谎言,被那些“局外人”政治家用来攻击建制派政治家;第四,民族主义情绪高涨导致国际社会陷入动荡。

以法国为例,时下即面临着西方民主制度带来的痼疾。由于关乎法国稳定的福利财政已经难以无继,导致当前法国罢工抗议的浪潮此起彼伏。法国的民选政治制度决定了民众对政府有极大的约束力,高福利必然意味着高税收,所以不管是降税降幅利还是增税保福利,每一次的改革提案都因为动了民众的钱袋子,而遭到民众的激烈反抗。由于福利水平易上难下的利益刚性特征,历届政府都不愿冒丧失选民的危险,只能采取扩大征收社会保障税和大规模举债的办法维持高福利。在这种博弈下,法国社会保障支出增长与经济增长的“剪刀差”越来越大,经济负担越来越重,福利体制面临的财政危机也越来越严重。可以说,民权的过度扩张,使得法国政府的决策和意志很难直接有效传达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而为了赢得选票,法国执政党不得不一次次向民众妥协,政府财政赤字逐渐扩大,严重冲击了国家经济的正常发展。更为严重的是,这一问题绝不可能被当前的法国体制所解决。

同样,日本也正面临民主政治恶化的问题。12月1日,日本《东洋经济》周刊在文章《民主政治的世界性危机——日本也存在民族主义抬头的问题》中指出,民主政治恶化的问题在日本也很严重。这表现在:文部科学相想要将天皇向臣民颁布的《教育敕语》进行现代化改编,但是没人在乎公民是否有意愿参与;首相和阁僚轻视国会审议,对于在野党的提问也敷衍了事,会场上蔓延着冷嘲热讽的情绪;公职人员的责任意识几近消亡,没有公共机构追究侵吞国有资产和滥用职权等问题。文章称,在当代欧美和日本,或许没有出现在野党和新闻机构受到权力干扰而解散,或者公民自由受到政府机构弹压这类极端独裁的情况;但是,在野党遭遇分化愈发弱小,公民因无力感对政治漠不关心,在这样的情形下,无论是美国还是日本,都出现了凭借选举获胜的总统或者执政党,在行政机构实现权力集中的独裁的征兆。

综上可见,当代西式民主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异化为金钱政治和民粹主义政治。西方“竞争式”的选举民主,最近几十年已经劣质化为不同集团攫取权力的零和游戏。因此,我们不能笼统地说“民主是个好东西”,毕竟鞋子合适不合适,只有穿鞋的人自己清楚。

(参见:《西方民主政治正遭遇危机》《为什么说法国的民主制度注定堕落?》《以民主灯塔自诩的法国,是怎样被民主给玩死的?》)

首页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