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女排世锦赛,中国队凭借出色表现斩获一枚宝贵的铜牌,31岁的颜妮被评为赛事“最佳副攻”。回首这一年,颜妮过得并不容易,疼痛从不曾善待这位世锦赛的老将新兵。作为队里的“胶布大户”,颜妮在世锦赛曾疼到不愿说话,赛后也曾萌生退意。

2018年春天,颜妮回到宁波北仑集训基地,那是里约奥运集训结束时,颜妮曾以为自己不会再回去的训练场。然而因为球队和郎导的需要,她仍然选择了回归,但是没有想到这次的选择会如此“痛苦”。

颜妮自嘲为球队的“胶布大户”,“我没想到自身会这么困难,因为我每天要缠四个地方,可能别人都在放松了,我还在撕身上肌贴。我是胶布大户,一天得贴100多块钱的胶布。”

缠上肌贴不代表就不疼了,只是减轻了部分疼痛。这样的经历也曾让颜妮有过悔意,“我为什么要回来?”

好在她坚持打完了亚运会,还去了世锦赛。世锦赛期间,颜妮饱受伤病折磨,几乎每天都在疼痛中度过。复赛对阵意大利的比赛,她曾因为疼痛,在场上不爱说话。“实在是疼,这种疼不会影响我场上的注意力,但是很难受,做一些动作会有影响,做不到位。”

颜妮的低沉郎导自然看在眼里,赛后她给颜妮发了微信,“你是我最信任的队员之一。”郎导的信任与肯定无疑是对颜妮最好的激励。

之后,颜妮的比赛状态渐入佳境,半决赛独砍17分,成为朱婷最有力的帮手。

中国女排在世界大赛中能评上最佳的运动员,屈指可数。第一次参加世锦赛的颜妮凭借拦网榜首的数据,被评为2018年女排世锦赛“最佳副攻”。对此,颜妮坦言自己在赛前并没有想过能到单项奖,不过凭着打比赛时保持的平常心态,在场上把该做的做好,奖项来得水到渠成。

回顾一整年,颜妮说自己的状态直到世锦赛才激发出来,“我感觉自己状态回来就是在世锦赛。刚开始我还没感觉自己状态很好,可能很平常。打到中段,感觉状态就比前面好了很多。”

从2015年世界杯,到2018年世锦赛,颜妮已经进入郎导的队伍很多年,她直言很感激郎导对自己的照顾。

“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在场上,可能有些场次打得不流畅的时候,她可能会给我们一些鼓励,尤其是对我,可能给我更多鼓励,很简短,就说‘做得挺好,继续努力’。这样的鼓励对我挺管用。”

第一次参加世锦赛的颜妮已经31岁,2年后的东京她已经33了。能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打完世锦赛,虽然未能登顶留下遗憾,但颜妮认真思考了退役的问题。因为疼痛实在难忍,“休息的这段时间,伤病也没有完全不疼,伤病也会一直伴随着我,成为常态。”

颜妮坦言,“世锦赛打完,也不想再继续(打球)了。回到北京跟郎导也讲过,郎导对我也特别好,特别信任我,平时对我照顾也很多,但是她也跟我说先把身体调理好,先把伤病治一治,然后根据自身的情况再决定。”

但是从世锦赛来看,颜妮仍然是中国女排不可或缺的一员,即使她自己并不觉得,“我其实没觉得自己不可或缺,自己也感觉到很荣幸,这个集体和教练需要我。但是我感觉现在年轻副攻潜力比较大,条件也比较好,她们多去参加比赛,自己也会有很大的提升。”

但对郎导而言,颜妮的重要性目前其他年轻队员还不能比,“我觉得副攻这个线上,现在基本全是年轻人,我们需要她来稳定。作为她的年龄来讲,我觉得在世界排坛上,她都不算大的。”

首页时政